分享到:新浪微博QQ空间腾讯微博人人网网易微博QQ好友搜狐微博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APCups电源

当前位置:首 页 > APCups电源 > 正文

2 血战同古喋血远征

戴安澜命令将战利品送往各阵地展览,日军第55师团长竹内宽气得发疯
从腊戍回到同古后,戴安澜陷入一种少有的焦躁不安中。
从3月6日换防算起,200师已经在同古待了一个多星期,但第5军主力部队没有任何消息,而且200师是急行军赶到同古,大量辎重武器没能带上。
在腊戍,蒋介石对戴安澜的忠诚勉励有加,但是面授的机宜却十分含糊,蒋介石再三强调 保存实力 , 坚守同古一两周 ,可是并未指明坚守同古的战术意义何在。
戴安澜很是压抑,他实在是百思不解。
阻滞敌人,掩护英军撤退?抑或虚张声势?如果集中远征军优势兵力,大部队迅速跟进,果敢迎击冒进的当面之敌,击溃或吃掉其中一部是完全可能的。
问题在于戴安澜仅仅是个师长,对于领袖的决策,他既无权质疑,又不敢贸然多嘴。
既然蒋介石需要200师 打个胜仗 ,他的理解就是要挡住敌人,不许敌人越过同古城一步。但是一旦敌人大举压来,他区区一个师8000余人,而且炮兵团尚未赶到,能挡住敌人的强大进攻么?
那时候所谓胜利,就只好同阵地共存亡,可是那样做的话,意义何在呢?
戴安澜在地图前站住,地图上,他用红笔在同古的南线阵地皮尤河和鄂科春上分别画了两个圈。他曾经命令下属,皮尤何是第一个阵地,但不利于防守,只能在桥身下埋大量的炸药,给敌人以奇袭,目前是骑兵团驻防;鄂科春地形居高临下,利于布置工事,黄景升率团据守;另外,古城西北还有英军的克永冈机场,虽然没多少飞机,但若是被日本人占领,就会成为日本空军的基地,戴安澜也安排了一个营防守。
布置已经完毕,但一种隐隐的担忧还是像虫子一样悄悄爬上心头。
正当200师严阵以待之时,远征军副司令长官兼第5军军长杜聿明突然来到了同古,这给驻防同古的200师官兵们带来了极大的鼓舞。
然而在和戴安澜的私下交谈中,杜聿明却一脸愁容,仗还没打,己方的指挥系统却是一团乱。
原来,自从英缅军总司令胡敦撤离同古后,在后方便遇到了史迪威,史迪威仗着自己是 中缅印战区总指挥 ,对这位英国佬的懦弱指责不休, 美国司令 和 英国司令 恨不得打起来。
胡敦不管史迪威如何讽刺他,就是不肯再上前线;史迪威无奈,只好飞回重庆,找自己的直接上司 中、缅、印战区最高总司令 蒋介石请示,希望蒋能将胡敦教训一顿。
然而,华盛顿盟军联合参谋部却又宣布英国亚历山大上将为 缅甸盟军 总司令,统一指挥缅甸的中英军队。为了照顾英国殖民者的利益,罗斯福也只好迁就邱吉尔。史迪威这下是彻底输了面子,蒋介石也很恼火,觉得罗斯福跟丘吉尔在背后阴了他,干脆又派了个以林蔚为团长、萧毅肃为核心的 参谋团 ,去 指导 中国远征军的行动。
在缅甸,英国只有5万多不堪一击的老爷兵,中国却聚集了10万生力军,现在蒋介石是 中、缅、印战区 最高总司令,亚历山大是 缅甸盟军总司令 ,史迪威是蒋介石授权的 缅甸战区总指挥 ,林蔚又是直接听从蒋介石的 中国远征军参谋团 团长。
杜聿明的顶头上司居然有了四个,都不知道该听谁的指挥了,而指挥系统紊乱,无疑是兵家大忌。
钧座如何处置这样复杂的局势呢? 戴安澜也是被绕得一脑子乱麻,小心询问杜聿明。
有什么办法?我是军人,也是黄埔学生,誓死效忠蒋校长! 杜聿明冷哼一声,慷慨道。
部下以钧座为榜样! 戴安澜觉得自己一个小小师长,没必要管高层的斗争,打好目前这一仗就成了,但随即他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本师虽是机械化部队,但装甲车和炮兵团没能跟上来,火力上有些不足。
杜聿明听见戴安澜表白了决心,不免喜形于色: 我正积极督促他们赶上来,铁路运输太混乱了,英国人和缅甸人总是消极怠工,效率底下,我已经让史迪威去找那个亚历山大。另外,廖耀湘的部队已经沿着铁路徒步开进,装甲部队也将随着公路开来,只是炮兵困难些,但也会千方百计赶来。洋人都靠不住,我们只有靠自己,扛也得把大炮扛来!你在同古坚持几天,情况会好转的!
但愿。 戴安澜在心里祈祷道。
200师到达同古后,每天都有溃散的英缅军慌慌张张绕城而过,连同古城也不进,就往后方的平满纳狂奔而去,也许他们只想迅速退到最后方的曼德勒,然后躲进印度。但溃兵的数量并不多,其大部队可能在撤退时已经被日军咬上,无法摆脱。
但到了3月18日,近万名英缅军退到了距皮尤河12公里处,这里正是200师的前哨阵地。
中国军队很快就与日军接上火,英缅军仿佛遇到了救星,趁机摆脱了日军的追击,潮水一般涌过皮尤河大桥,狼狈地绕同古城而去。
一眼望不到头的仰曼公路上,到处都是英国人丢弃的武器和装备,还有许多汽车翻倒在河沟里。
目睹英缅军的一片狼藉,戴安澜心情更加沉重,日本人来势汹汹,自己的盟军却如此不济!
刚回到指挥部,步兵指挥官郑庭笈就报告说,前哨阵地打来电话,与日寇战斗激烈,但尚能支持。
戴安澜点点头: 传令前哨,坚持到黄昏即可后撤,我们的重点在皮尤河、鄂克春,不要过早打草惊蛇。
黄昏后,前哨部队送来从鬼子尸体上获得的情报得悉,从泰国毛淡棉进入缅甸的是日本第15军两个师团 同古正面之敌为日军第55师团,是日军中路部队,沿着仰光 同古 平满纳 曼德勒公路推进;西路为33师团,向普罗美 玛格威 仁安羌 曼德勒进攻;另有两个增援的主力,56师团和18师团正从海路赶往仰光登陆,企图从东路入缅,日军即将分三路进攻曼德勒。
200师几位将军纷纷吸了口冷气,戴安澜当即命令参谋长送报务室,向指挥部报告。
3月19日晨,日军一个快速大队分乘20多辆汽车和摩托车,浩浩荡荡地来到皮尤河南岸,日本人根本不把英缅军的残兵败将放在眼里,他们连通常的火力侦察都省略了,就一路肆无忌惮直奔大桥。卡车上的鬼子估计一路猛追英缅军,心情很愉悦,不少人横挎着枪哼哼唧唧唱着日本小调,完全不是像打仗,仿佛在旅行。
伏在皮尤河北岸的200师先遣营副营长曹行宪少校从望远镜里看得清楚,他等敌人车队进入伏击圈,然后猛一挥手

Baidu

北京恒大汇丰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在电源行业具有雄厚实力的高科技公司。与国内外众多知名品牌厂商、著名商业贸易体及企事业单位有着广泛的业务往来与合作。专业为用户提供高可靠、全方位的电源产品:大功率稳压器、不间断UPS电源、密封阀控式铅酸蓄电池、消防EPS应急电源。公司代理主营全系列德力西稳压器。系德力西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授权的四AAAA级总代理商。德力西电气有限公司是成立于2007年11月16日的大型中法合资企业,座落于“中国电器之都”———浙江省乐清市柳市镇,累计投资额近20亿元人民币,占地达240, 000平方米,拥有员工10, 000余人,是中国低压电气行业规模最大的合资企业。通过30年两代德力西人的不懈奋斗,“德力西”品牌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中国品牌,2007年-2014年,成为在中国大陆境内拥有3个工业生产基地,2个研发中心,1个创新中心,13个销售办事处,13个物流中心,26个服务网点,30,000家销售网点,并拥有超过50个海外销售网点的低压电器领军企业。